千亿体育app

新闻动态导航图

实施“数字化”与“平台化”协同推进策略,打好智能制造“组合拳”

1623

智能制造是一种由智能机器和人类专家共同组成的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也就是通过人与智能机器的合作共事,取代部分人类专家在制造过程中的脑力劳动。如今,随着5G等技术的应用,我国智能制造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5G、IoT、边缘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技术的“核聚变”。促使智能制造进入到了数字化转型的新阶段,加快了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步伐。在这个新的阶段,推进智能制造要把握实施“六个协同”的策略。

“数字化与平台化”的协同推进策略

实施“数字化”与“平台化”协同推进的策略有三点原因:

首先,企业数字化是制造智能化的基础与标志。只有打通企业制造、企业管理、企业产销服务的数据链,满足人工智能应用的条件,大幅度提升企业自动化改造的性价比,才能真正实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其次,平台是大数据服务、人工智能应用的载体。只有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才能为企业的制造过程、企业资源的优化配置、企业对内对外管理运营展开大数据服务与人工智能应用,才能聚集、处理并利用好大数据。

最后,数字化、平台化是企业实现智能制造的“两个轮子”。只有“两个轮子”协同。云平台则是数字化智能化产品实现应用价值的主体,企业的智能制造体系才能有效地进行运作;企业制造、管理、服务的大数据产品(如工业App)、新一代人工智能应用产品(如AI2.0应用产品)的开发是“解决问题、创造价值、分享价值”的关键环节。浙江新昌107家轴承制造中小企业的“企业数字化制造、行业云平台服务”模式,正好印证了这个策略的实践意义。

“引领发展与规模支撑发展”产业的协同发展策略

201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超过30万亿元。以2018年工业增加值为基数、到2050年将达到142.95万亿元,到2050年将达到105.24万亿元;假如按5%的增速测算,到2035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将达到58.44万亿元,假如按4%的增速测算,到2035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将达到68.76万亿元。

很明显,单凭引领发展的少数产业,是难以支撑我国2035年58万亿或68万亿、2050年105万亿或143万亿这么大规模体量的发展的。因此、必须一手抓引领产业的发展,一手抓规模支撑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我国要建设制造强国。对全国来说、亦是同样适用的,对一个省、一个地区来讲,需要以“引领发展的产业+规模支撑发展的产业”的模式来实现建设制造强国的目标。

其中、生产、投资、生活消费量大、出口有优势的产业,需要争取引领发展的行业主要有电力装备、交通运输装备及高档数控机床与机器人等;而支撑规模发展的产业还应该包括服装、鞋袜、食品、家电、智能制造装备等市场规模大。当然,不管是引领发展的产业,都必须走数字化、智能化的高质量发展之路,还是规模支撑的产业。

此外,在实施“引领发展与规模支撑发展”产业的协同发展策略时,引领发展的产业包括约占数字经济20%的数字产业化;规模支撑的产业包括约占数字经济80%的产业数字化,还需注意。

“(国有)大企业与(民营)中小企业”智能制造的协同发展策略

实施智能制造发展,一手抓中小企业的智能制造,必须要一手抓大企业的智能制造。虽然大企业块头大、支撑能力强、影响带动力大。是行业的龙头,但中小企业社会贡献大、机制活、创新快。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达到90%以上的企业数量。

推进大企业与中小企业智能制造的协同发展,应该“两手抓”:一手抓大规模减税降费的落实,为智能制造推进创造条件;一手抓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化的制造。

“整机企业与配件部件企业”智能制造的协同推进策略

以飞机制造厂商为例,波音和空客飞机的整机厂只有两家,但其配件和部件厂有2万多家。遍布全球。因此。德国、日本等先进装备制造国家总结出这样的经验:整机企业创品牌,配件部件企业当隐形冠军,二者要优优组合。同样的经验放在我国,亦同样适用。抓整机不抓配件不行,抓配件厂商不抓数字化转型亦不行。

“企业试点与行业(区域)推广”协同推进的策略

抓企业试点的作用。目的是为本行业提供可行方案与整套的经验,主要是为一个行业试点提供示范、打开全面推广的局面;抓行业试点的作用。因此、在推进企业试点与整个行业推广的协同方面,以充分发挥行业试点的整体带动力、影响力、贡献力(促进工业投资与工业高质量的增长的贡献),从一个行业推广到其他行业这样的路径,可以考虑采用从重点区域(县域)中选重点行业,从重点行业中选试点企业;再从试点企业推广到整个行业。

“需求方与供应方”协同发展的策略

需求方和供应商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缺乏需求方,供应商就没有用武之地;缺乏供应商,需求量再大亦是“零”。

因此、抓供应方,要着力抓“系统解决问题”或“一揽子”解决问题供应商的培育与引进。在智能制造领域,主要要抓好数控装备技术集成开发商、数字化技改工程总包商、大集团数字化全面转型总包商、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商等。

抓需求方。则需要着力转变观念、创新模式、创造条件。在转变观念方面。应着力培育规范数字化技改工程市场、行业云平台服务市场,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与市场机制的作用。在创新模式方面,应全面推广“数字化技改工程”的总包模式,中小企业提升上云与用云水平的行业云平台“外包”模式。在创造条件方面,打好推进智能制造的“组合拳”,要把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与出台鼓励支持智能制造发展的政策结合起来。

 

文章来源: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